Search

About Me
No entries.


Labels

Statistics
Total posts:  73
Total comments:  0
Today's visitors:  1
Total visitors:  1358

Slideshow


Recent Comments

Blog Archives

一片落葉
Article to show on the top

附生於植被疏落的矮叢中,葉面光鮮的色彩吸引了我的目光。乍看是一抹碧綠,但細看之後,仍可從黃褐粗糙的葉緣,看見歲月的摧殘。漸漸地,葉面從橘紅漸層為鵝黃,葉片中心點綴著斑點……。它對生命的熱情,從飄落的那一刻起就逐漸冷卻,儘管它逐漸失去養分,但仍挺直著葉身,用鋸齒般的剛毅,俯首起,堅強地迎向每一個黎明。(鎔均)

107.6.25組長及優時代結業

107.6.14成果發表

最後一次參加FLL了

下午四點初,高雄科工館上方的天空很藍很青,斜照的夕陽和著帶點涼意的微風,有點冷。我想佯裝若無其事的走向回程的遊覽車,後頭建築物卻用催眠術迷眩我的思路。再看一眼,就一眼,為最後一次的FLL落個句點。

    擁擠的接駁車開在蜿蜒的小山路上,搖晃的車程震得頭暈,卻沒震碎期待的心情。從公路兩旁稀疏的葉縫望出去,依稀是雪白的天空之橋屹立山頭上,似船帆的造型漂泊在湛藍的天空之海。上去,再上去,途步爬一段上坡,終於踏在岡山之眼天空廊道上。人潮很多,倚著欄杆俯瞰時平地的美景更多。小溪東躲西藏地竄於綠油油的田野,田野排列儼然地貼齊天邊,天邊瀰漫漠楞楞的霧色。我懶洋洋的在橋上拖著疲憊的步伐,鏡頭前未留下任何景致的倩影,反正,眼睛便是最好的照相機,腦帶便是最大的記憶體。

    七層樓高的旋轉溜滑梯不是第一次瞧見,但這次真的子彈上膛去體驗,再次相見的怦然心動更比從前。溜下去前,我自認能天不怕地不畏的勇往直衝,滑下去的瞬間,心跳倏地失速狂奔。短短十幾秒內,心臟已然離開月球表面,迷失在浩瀚的宇宙。現下想來,都深覺自己可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呀!

    康橋飯店的大門敞開,人事、景物都依舊。去年被我們蝗蟲過境嗑掉的冰淇淋還在門邊,去年欣賞很久的天花板吊燈依然倒掛,去年做過的蠢事今年仍重蹈覆轍,好不懷念。晚上,我們在房間為詭異的笑點嘶聲大笑,像那渾厚的鐘聲穿透房門,迴蕩在走廊;我們在電腦前為忘記存檔的憾事懊惱,像那摺皺紙張的眉心緊蹙一起,可夾扁蚊子;我們在宵夜時間為練習簡報而燒死的腦細胞哀悼,像旋轉咖啡杯急速轉彎思考後,決定動身買泡麵。總之,荒唐的我們在那兒烙印下荒謬也銘心的回憶。

    旅程的重頭戲,比賽,在溫暖的晨間揭開序幕。室內不聞鳥兒的嚶嚶啼叫,但聞我們在簡報室有活力的報告;室內不見朝陽的金光篩灑,但見我們在團隊營運室奇葩對答時的朝氣笑容。在狹窄的攤位間,數百雙腳來往穿梭,有的駐足停留聽我們簡單介紹;有的輕輕一瞥給我們鼓勵的微笑;有的實際操作遊戲機包容我們不專業的出錯。結束前,力平老師說 :「機器人程式設計就是個理想,一定要試,才能突破。」在FLL的過程中,我鮮少放手一搏,會去懷疑自己,而錯失學習的機會,我缺乏的也許便是當下由勇氣堆疊的那股衝動。

    學弟妹笑著說 :「超酷的,明年再來玩!」那是去年的我們。我想起學長姐前年曾在這時說 :「好快喔,我們真的玩完了!」這是今年的我們。從抱持玩玩看的心態,到察覺自己玩完了,有段好長的距離,卻好短的時間。

    好了,我別過頭往前走。因為畫完這句點,才能準備下一篇。

愛的味道(氣味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愛的味道(氣味)   卉昀

    在媽媽的床舖上,我喜歡抱著她的枕頭,那股不甚濃烈的淡雅清香瀰漫於鼻腔,那裡頭有一絲絲洗髮精的香味,還有令我眷戀的——愛的味道。

     我是油性髮質,髮量又多。幼時媽媽總怕我洗頭洗不乾淨,親自幫我洗、替我吹。感受著她的手指輕柔地遊走於我的髮絲間,雖然浴室充斥著各種沐浴乳、洗髮精的濃烈香氣,但只有媽媽髮中那淡得幾乎聞不到的清香令我印象深刻,它遊走在我的心弦上,輕巧地譜出一曲動人樂章。那味道清香可挹,如燕語呢喃於耳邊,如暖陽照耀於心田。洗完髮、吹乾,媽媽得意地說:「我把妳的頭髮洗得香噴噴的!」輕輕嗅聞,髮尾似乎也沾染了一點媽媽的香味,細細咀嚼回味,其中的細膩關懷與溫暖縈繞在心房,久久不散。

    即使用染髮劑遮掩,幾綹稀疏銀絲仍頑強地自媽媽的頭頂冒出。歲月在媽媽身上遺留下痕跡,卻帶不走那股清香的足印。它是一種指標,指示著愛的方向,帶領我投入安心的懷抱;它是一座橋樑,銜接著愛的信念,牽引著我去感受母親無微不至的用心;它是闃黑夜空裡的耀眼的北極星,不論身在何處,總以默默守護之姿長伴我身旁。在她眼中,我始終是個長不大的小孩,為了保我有一頭柔順長髮,常帶回許多標榜能「控油」、「去屑」的洗髮精及潤髮乳,使我的浴室充滿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。雖然覺得原來的洗髮精尚未用完,又得開新的很麻煩,但這就是媽媽——以滿滿的愛溫柔呵護。每當我洗髮,總能依稀聞到媽媽的髮香,甜甜的,暖暖的。

    「沒事跑到我的床上做什麼?把被子都弄亂了!」媽媽一臉疑惑。「上面有妳的味道啊!香香的。」我把臉埋進枕頭,上癮似地用力嗅聞,全身感覺被幸福圍繞。沉浸在芳香沁鼻的味道裡,我似乎瞧見媽媽的嘴角勾起一抹會心的微笑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愛的味道(氣味)   鎔均

     小貨車的柴油味緩緩接近人群,像章魚噴墨過境,人行道上的路人紛紛摀起口鼻;像瘟疫病毒散播,幾個熟識同學的驚惶眼光飄來;像國王穿新衣的遊行隊伍經過,眾人強板臉孔仍遮不住笑意。我悄悄坐進父親的破車中,油臭味 帶我離開一切。

    從幼稚園起,天還濛濛亮,我就必須帶著半闔的惺忪睡眼,塞進引擎聲響徹的貨車中,搭爸爸的工作的便車。往往看行人走過車旁戴起口罩的舉動,總有千萬個問號徘徊。有別於轎車平淡無奇的汽油味,這車後墨黑氣味稍微強烈點的柴油,顯得「有個性」得多。只要父親開車出去,他皺眉思索工作進度分配的神情,嘴角微彎想著方才拿到薪水的畫面,甚至眉飛色舞論著新工作的自信,都能叫我忘記那團黑煙後別人嗤之以鼻的態度,那股刺鼻味後大家冷嘲熱諷地挑釁。那輛「烏賊車」,不會是我艱困的成長題材,那是父親給我的溫暖的愛。

    曾幾何時,在一次次被嘲笑捉弄,一回回被排擠孤立,我厭惡那臭不可聞的柴油味,彷彿那味道已成為我的「獨特」標記。我寧可父女僵持不語,也不要父親樸實的關心。不知第幾次甩上車門,頭也不回地逃走那股柴油味,不曉得第幾回留父親唱獨腳戲,才赫然發現自己竟狠心地成為陌生的路人甲。其實,父親的呵護恰似揮之不去嗆鼻的柴油味,把好多的殷切期盼化成一縷煙,靜謐帶過不留痕跡。他不懂如何表達千言萬語,只知把溫暖的關愛,用最粗糙的方式表現。而我卻只看見一團黑的廢棄,忽略縈繞在我身旁不怎好聞的味道,是辛勞,是溫暖,是汗水昇華後無形的愛。

     老爸停下車子,柴油一如往常的濃烈,直搗心門。父親沒把車停在校門口,而是小巷弄中。關車門前,他搔搔灰白的髮絲,停頓了一會,說:「女兒啊,這車真的……很破,對不起。」一時間,暖意在這陋巷,在那廢氣味道中暈染開來。

    「噗噗」兩聲,周圍又再度瀰漫熟悉的柴油味,在我微潤的眼眶裡,小貨車逐漸消失在巷口轉角。

1 2 3 4 5 ...
Photo station